首页 > 行业资讯 > 查看内容

AI/AR在如何驱动新一代具现化虚拟角色化身

2019-01-17 09:56:48|来源: 映维网

  我最近发现,20岁左右的人难以理解人老的感觉,比如说如果你向90后介绍微软Clippy,后者大概会感到一头雾水。有整整一代人都没有经历过眨着大眼睛的回形针经常干扰你编辑的Word编辑工作。

  对于熟悉Clippy的读者而言,这个交互式虚拟助手旨在帮助用户使用Microsoft Word。作为当时的标志性象征,大眼夹Clippy先生的可怕程度人人皆知,全球范围内的普遍共识是:它十分令人讨厌。《时代》杂志甚至将它列为有史以来最糟糕的50项发明之一。

  尽管Clippy大眼夹旨在帮助用户更轻松地操作Office软件,但它当时有可能比时代超前20年左右。

 

  今天,包括AI,游戏引擎和增强现实在内,一系列快速发展的技术正在将真正有用和有趣的智能虚拟化身带给我们。

  对于当前的虚拟化身,它们正在以AI助理的形式出现。例如,大眼夹Clippy可是当作是微软Office智能用户助理的虚拟化身,而Amazon Echo则可以视为Alexa AI的语音式虚拟化身。

  曾负责过多部艾美奖提名作品的AR/VR制作人阿曼多·科温(Armando Kirwin)指出,我们正接近于构建出所谓的“虚拟化身层”,亦即数以百万计的Clippy风格角色正在充斥着我们周围的世界,以全新的方式来对接企业与消费者。

  如果你联想一下微软小娜,Amazon Alexa和苹果Siri,这并非是疯狂的说法。科温的核心假设是,如果这种AI要真正吸引人,它们需要某种形式的拟人具现化。

  他表示:“Alexa已经具现出来,但它是以一种不吸引人的黑色圆柱体形式出现。你渴望一种拟人的具现形式,这是因为我们人类渴望与其他人类建立关系。”

  为了阐明其观点,科温提到一支英国团队的研究。这份调查显示,只需单纯将眼球图案贴在超市的慈善捐款箱里,愿意为慈善捐款的消费者就增加了48%(但作者表示,他们需要进一步的调查才能最终确定原因)。

  科温指出:“我们的进化历史表明,人类渴望眼神交流,我们渴望肢体语言,我们渴望诸如笑容等非语言交流。如果你是亚马逊等厂商,而且你有兴趣吸引用户与你的AI进行互动,你将不可避免地最终采用类人形式。”

  他坚信我们下一代的AI虚拟化身将十分吸引人,而且很多公司都希望能够拥有。塔吉特和沃尔玛可能会开发AI并与Alexa竞争,银行将在分支机构中应用AI助手,而影视公司将利用电影角色的虚拟化身来进行宣传。在未来有一天,你甚至有可能通过自己的数字孪生来完成AirBnB爱彼迎的看房过程。

  科温说道:“我个人认为,我们每天都会与多个虚拟化身进行交互,而我认为这种虚拟化身将呈现指数式增长。我不知道我们将如何命名这一切,但现在我会将其称为虚拟化身层。”

  他认为这是因为科技自90年底末开始就迅猛地发展,而我们最终有可能构建出真正有用且有趣的虚拟化身。

  科温解释说,这实际上涉及三项核心技术。

  1. 人工智能

  首先是人工智能,具体来说是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自然语言处理,以及语义分析。科温指出所述领域的出现已有一段时间,但现在才开始真正变得精确,迅速和廉价。

  小型初创公司已经可以利用谷歌和微软等巨头的成熟AI技术。

  以由科温联合创办的Artie为例,他们正在开发一个允许企业推出面向消费者的虚拟化身的平台。在最近的演示中,Artie的AI已经可以检测七种人类情感和大约80个对象。

  2. 游戏引擎

  下一项技术是现代游戏引擎。这种用于渲染3D图形的软件同样在大踏步向前发展。

  科温说道:“实时3D渲染曾经需要诸如Xbox或PlayStation这样非常强大的机器。今天,基于Web的和移动友好型的游戏引擎已经可以实现成熟的3D渲染,而且它们正在日益改善。这允许我们在视觉上呈现虚拟化身。”

  这项技术可以帮助开发者在移动设备或AR眼镜上渲染出一系列的虚拟化身。

  3. 增强现实

  最后,科温强调了最初于2018年开始大规模普及的增强现实技术。这允许开发者能够以引人入胜的方式来叠加数字对象。

  第一个大规模予以应用的是苹果ARKit,紧随其后的是谷歌ARCore。在基本层面上,这种平台可以利用设备的摄像头来理解周围的世界,检测平面和判断照明环境,其具备创建具有某种程度真实感的数字asset的必需条件。

  今天,几乎所有的消费者AR体验都是为智能手机设备设计,但我们距离首款适合大众市场的头戴式AR眼镜并不遥远。例如,一直有传闻称苹果将在未来数年内发布一款AR眼镜。

  科温评论说:“在Artie,我们从移动入手,但我们希望当人们开始使用头显设备时我们仍然能够紧随潮流。可能这会在明年发生,但我们不确定。在内部,我们用Magic Leap进行开发,而这绝对是体验虚拟化身的最炫酷方式。”

  人工智能技术作为虚拟化身的大脑,游戏引擎进行视觉渲染工作,而AR则用于空间定位和数字叠加,相关的技术正在快速发展,并将很快带来虚拟化身变得无处不在的新世代。

  如果虚拟化身能够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即便只是部分分析人士所预期的一半影响,它们都很有可能以一种有趣的方式来重塑企业与消费者之间的关系。

  正如科温所指出的那样,能够与消费者进行复杂交互的虚拟化身将能以指数方式增加企业能够访问的数据量。虚拟化身可以实时感知你是否感到无聊或快乐。尽管尚不会带来一个新的道德灰色地带,但它将潜在地造成一个严重问题,即营销式AI有可能会偷偷地监控用户,从而引发了一系列关于监视和操纵的担忧。

  无论如何,一定会有企业希望利用虚拟化身来更深入地判断目标群体,理解消费者行为,以及分析他们真正想要的产品与服务。

  科温指出:“品牌和消费者之间将同时产生数以百万计的对话,对于这种实时关系,我们甚至不知道其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对于消费者是如何看待虚拟化身,企业可以借鉴当前的市场。今天,许多人可能已经非常熟悉bitmoji或近期的热门应用Zepeto。再加上今天最著名的网红之一、在Instagram上拥有上百粉丝的模特“Lil Miquela”实际上只是一个数字化身,我们可以看到消费者正在越发地拥抱并融入至数字世界。

  虚拟化身行业正在日益升温,例如科温的Artie结束闭门造车阶段并开始走出台前,Lil Miquela的开发商Brud完成了新一轮的融资,以及名为Soul Machines的新西兰公司正在为奔驰和Autodesk等企业开发虚拟化身。

  在未来,虚拟化身可能会通过全息图,计算机屏幕,移动设备或AR眼镜等方式来与我们进行交互,但无论如何,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我们周围的数字世界将会变得越来越拥挤。

  有谁知道呢,或许未来更加具现化的大眼夹Clippy将会在某一天回归。
联盟会员
合作伙伴
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