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资讯 > 查看内容

Taqtile元泓毅谈中外AR行业应用的差别,中国AR正在起飞

2018-05-16 16:22:58|来源: VR陀螺

  相对于VR,有些人觉得AR可能更没前途。昂贵的价格、寥寥无几的应用、更高的技术难度,都是反对派经常强调的缺点。而支持AR的,却认为AR比VR的前景更广,更具有实用价值。

  本次在北京举办的Unite 2018 大会上,Taqtile亚太区市场总监元泓毅接受了采访,谈到了对AR领域的一些看法。Taqtile是微软HoloLens第一批官方合作伙伴五家中的一家,主要是针对VR、AR、MR做商业软件开发。多次受邀在中国、加拿大、美国分享AR商业应用行业经验,后被Digi-Capital列为在AR/VR平台上商业应用以及B2B的领军企业。

  传统行业痛点及解决成效

  首先,元泓毅就举了两个传统行业的痛点以及用了AR技术之后的成效。第一个是关于一线工人的,元泓毅表示:“我们跟壳牌石油合作,他们在转新能源、风电类。很多工人之前是做石油,他们做风电没有任何相关经验。要让工人转型做新能源,太阳能、风能等等也好,要花很长的培训时间。

  而我们做了一个对比,让之前的工人做风电,维护一个设备,给他说明书。然后让一个师父教他们如何来做,第一次完成率只有23%左右,时间是正常熟练工人的七八倍左右。但是,给他们装了微软的HoloLens之后,正确率是100%,时间比正常熟练时间的1.3倍。从来没做过的人用HoloLens就可以成为非常熟练的技工。这是解决行业培训的痛点。”

 
Taqtile元泓毅谈中外AR行业应用的差别,中国AR正在起飞

  第二个是关于设计行业,元泓毅表示:“我这样子的一件衬衫,设计师画一个手稿,把手稿给到制造商。制造商有一个打版师,根据设计师去臆想他想做出什么样的衣服。然后做出一件样衣,把样衣寄回给设计师,反反复复。这样的一件衬衫,6-8个月才能出一个产品,很浪费时间与金钱。

  现在牧羊人用HoloLens的技术,设计师设计出来,之后是远程协作。我把混合现实的衣服放在虚拟的模特上面,无论是设计师、工厂工人也好,同时可以看到成衣大概是什么样。另外还可以进行调整,比如说袖子可以拉长,纹理可以改变,衣服可以换颜色。这样协作下来的话,过去把6-8个月时间,能缩短到1周到一周半时间。对于这些工厂来说,包括这些品牌来说,减少了很多的时间金钱。就一件简单的样衣,过去的设计成本大约是6000-8000美元,用了我们的技术之后,就是1000-2000美元,已经非常非常便宜了”从上述案例中,我们不难发现其中蕴涵的巨大的市场,以及给现有行业带来了多大的便利,提升了多少效率。

  科技公司如何抓住传统行业痛点

 
Taqtile元泓毅谈中外AR行业应用的差别,中国AR正在起飞

  在现场想要抓住一个行业的痛点,必须得对一个行业有深度了解,了解其生产,制作等等的一些流程,并不是技术人员一拍脑袋就能决定的。针对这个问题,元泓毅也做出解答,其表示:“举刚才的例子,做服装行业,我们完全不懂服装。我们只知道这是一个衬衫,那是一个裤子,我们对时尚不了解。但为什么我们能抓住其痛点呢?因为我们跟像牧羊人这样的服装企业有深度合作。我们是一个科技公司,如果直接找服装厂推广我们的产品,他们可能并不会相信我们。这个时候我们就要跟服装企业一起合作,他们知道行业痛点是什么。我们有技术团队,他们有原始的数据,他们带着我们技术团队参观厂房,大圆机、小圆机,如何从羊毛真正变成纱线,一步一步我们进行沟通了解。这样才能做出符合市场的产品。而对于像教育这些比较抽象的行业来说。元泓毅表示:“我认为万物都有一个公式,举例找一个教育方面的专家,从不会识字的人到认识字的过程,你想用AR、VR技术,填补哪块空缺。把这块做出来,就能完成教育这块的诉求。就好比从黑白电视到彩色电视,而不是从无到有,这是不可能,目前只是填充行业的空缺而已。”
 

  做产品不能急,特别是当下阶段

  在谈到在现阶段如何平衡产品和用户体验之间的关系的时候,元泓毅表示:“首先我们应该做基础研发,然后他们给我们反馈,UX是怎样的,客户想要什么样的功能,不需要什么样的功能。在此基础上再做深层次的开发。行业内最忌讳的就是赶时间做出来一个产品,用户用起来不舒服,眩晕什么的,也没有解决什么行业痛点。其实这样对整个行业打击是非常大的。因为很多人没有接触过AR、VR,给他们第一次接触的时候,他们感觉这东西不好用,以后可能再也不会用了。尤其在中国,这是很重要的一点,大家不要很着急的把产品做出来,赶时间,让用户体验很差。做产品的最重要的核心价值就是用户体验,而不是有这个浪潮,先做一批,先挣到第一桶金,其他的不知道怎么做,就无所谓。我们要做一个百年企业,把行业真正做起来,用户至上,这才是同行业人应该思考的问题。”

  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的区别

  在谈到国内和国外市场有什么不同时,元泓毅表示:“个人感觉国内市场比较保守,在美国、加拿大他们比较激进一些。在美国合作主要是政府和军方多一些,包括制造领域,应用已经非常非常成熟,城市主要是城市规划、城市综合管理、智能城市管理这块。军方无论是军方培训、训练,包括战机类的维护维修,都可以用得到。但是中国来讲,很多企业他们愿意当羊,而不是愿意当狼。看到这个东西在海外已经遍地开花,不得不用的时候,就会想到我们再不用,就会落后时,他们才会想如何用。但是中国一旦真正用起来,应用面会非常非常广,而且速度会非常非常快。所以,这是中方与西方很大的差别所在。”

 

  中国AR正起步,即将进入快车道

  在谈及中国市场的时机是否已经来临的话题时,元泓毅表示:“我觉得中国现在是真正的起步时间,并不是真正腾飞的时间,也不是泡沫破裂的时间。现在时间点是正在起步,好比是开车现在只挂上一档,没有踩油门。为什么这样说?举个很简单的例子,让一线中国工人戴这个HoloLens做任务,可能国内一线工人半年薪水才能买一个HoloLens,拿着HoloLens跑了,不工作怎么办?公司要承担很大的风险。从业人员水平上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Taqtile元泓毅谈中外AR行业应用的差别,中国AR正在起飞

  另外一点,像微软(中国)在中国方面,没有特别大力的进行HoloLens推广,我想是因为很快要出第二代产品。他们有下一代产品,里面有AI芯片。所以,未来这是非常好的起步期,包括其他的企业像Magicleap,我们跟他们也是官方合作伙伴,我们刚刚拿到他们的样机,他们打算明年正式推广到消费者版本出来。所以我觉得未来这么多企业都在做,是非常好的信号。而且慢慢让大的企业决策者,知道科技真正的魅力所在时,才是它真正腾飞的时候。现在很多人用AR技术,只是觉得很酷,并没有真正挖掘到如何解决行业痛点。
 

  另外,2015、2016年VR火了一阵,基本上见到投资人说是做VR、AR,钱就呼呼的来了。之后进行了一轮洗牌,活下来的是踏实做事的人,没有活下来,算是被行业淘汰。第二轮洗牌,说明你的技术是有的。现在阶段如何的关键是把纵深方向打深。无论是做医疗、教育等等,把行业真正吃透了,把这个行业做活了,才是下一轮洗牌的方式。”
联盟会员
合作伙伴
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