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资讯 > 查看内容

人类文明仅有0.73级!与AI融合,人类能否进化到高级文明?

2018-02-07 16:25:29|来源: 青亭网

  在文章开始前,我们需要问自己一个问题:自人类出现文明以来,我们的文明有没有“进化”?
 

  人类文明仅有0.73级!与AI融合,人类能否进化到高级文明?

  大约一万年前,茹毛饮血的古人类开始出现文明,陶器、文字、钢铁、奴隶、君主、工业革命、资产阶级、社会主义……这些关于文明的碎片构建起了整个人类的文明史。

  人类无限循环的文明噩梦

  不可置否的是,我们的文明在不断的进步,最突出的表现在科技上。但技术上质的飞跃,是否也带来了文明质的“进化”?

  很不幸,答案是否定的。

  技术的进步带来生产力的提高,高生产力下所带来的平稳社会,让人类有机会去探索思想与艺术,而思想与艺术的进步又在改造着人类天性中的兽性、人性与神性,最后这“三性”又会反馈作用于技术的发展。这个循环的过程简单地概括了人类文明的本质,但却很难带给人类文明质的“进化”。

 
 
  兽性、人性、神性被称之为生理需求、心理需求和灵性需求

  打个比方,在人类进入文明前的智人时代,人类就有对其它种族进行大屠杀的“恶习”。然而数万年过去了,来到了近现代社会,人类间的种族屠杀依然没有改变:德国纳粹、日本军国主义、苏联肃反运动、柬埔寨红色高棉……

  虽然国际社会对杀戮的态度越来越表现出厌恶,但这只是使得杀戮转移到了隐蔽,或是借用其它的方式“合法”的发泄它。最直接的例子,就是各类“暴力性质”的电子游戏,人们把对暴力与杀戮的渴望影射到了游戏之中。除此之外,狩猎、摇滚乐、嘻哈音乐、暴力电影、赛车等等,都是为了人类的这一天性服务的。

 

  风靡全球的暴力游戏《侠盗飞车》,玩家在游戏中扮演着一个罪恶角色在城市中活动,游戏里面有一些任务,例如抢劫银行、杀人等

  与其说文明在进步,不如说是人类科技的进步,帮助我们逐步掩盖了人类杀戮欲望的本性。

  但我们要为此感到羞愧吗?不,恰恰相反的是,我们应该为此感到庆幸。在小说《三体》中有一句很著名的话:“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杀戮,是我们文明得以在这个星球上生存的前提。用现代道德去评判人类欲望是愚蠢的,因为如今的人类很难体会到,曾经在地球上生存有多么的残酷。

  人类的无数行为方式,都源自深刻于我们基因里对生存欲望的渴求。我们的文明,是完全建立在对这种欲望渴求的基础上。即使是要求人们大公无私的道德,也“只不过是戴着望远镜,而看得更远的利己主义”(伏尔泰)。

 

  被誉为“欧洲的良心”、“法兰西思想之王”的伏尔泰,对人类社会抱着既悲观又乐观的看法

  但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迫切需要改变这种现象。这和“道德层面”无关,而是因为我们的文明太低级了。

  俄国人卡尔达肖夫把文明分为三个等级,而人类的文明仅仅属于0.73级文明,离达到1级文明还有大约500倍的差距。但如今,人类最爱干的事情不是奋而向前提高文明等级,而是忙于内讧与互相攻击。大到国家民族、政治宗教,小到摊贩走卒、街坊邻里,世界充斥着无数的战乱、暴力、愚昧、猜忌、陷害、贪婪、嫉妒、愤怒、骄纵……我们体内的基因记忆驱使着我们去不择手段地争夺属于自己的“利益”,但很多时候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自己也不知道。

 

  卡尔达肖夫指数(英语:Kardashev Scale)是根据一个文明所能够利用的能源量级,来量度文明层次及技术先进程度的一种假说。

  I型 — 文明对行星可以驾驭的能量大约是1016 W

  II型 — 文明对一个恒星所可以驾驭的能量大约是 1026 W

  III型 — 文明对一个星系所驾驭的能量大约是 1036 W

  当提到如何解决这种问题时,政治家和文艺创作者们对此达到了空前的一致——用爱去温暖世界啊!

  也许当我们看电影或者听演讲时,会因此而感动流泪,但真正冷静下来,谁都明白这有多么的自欺欺人与扯淡。可即使如此的扯淡,我们还是说服自己去相信这个答案,原因无它,因为没有更好的选择了。但这俨然像是一个“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寓言故事,充满着浓浓的魔幻现实主义。

 

  台湾部分地区为反对核电,打出“用爱发电”的宣传口号,一时间成为各方笑谈

  但如今,我们也许有了另一个选择——人工智能。今天我在这里讲的,不是几十年上百年以后人类与人工智能的世界,而是至少数百年、甚至上千年后的人类世界。

  既然要猜测这么久远后的未来,那我也需要抛出一个更大胆的论点:为什么不让AI取代人类肉体成为人类文明的继承者?

  AI成为人类,人类成为AI。

  我们真的需要肉体吗?

  举一个不厚道的例子,你或者你所关心的人身患绝症,急需进行器官移植,但人类匹配器官源的稀缺,一直是现代医学所头疼的大问题。这时候,医生告诉你,可以使用机械心脏代替正在衰竭的心脏,而且不产生任何副作用,你会拒接这样的建议吗?

  不会。

  我相信这是大部分人的回答,因为我们的动物求生本能驱使我们去尝试这种未知。

  同理,当你发生意外,失去了四肢,你会拒接安装上能让你过上正常生活的机械义肢吗?还有如果是脑部受创的患者,你的家人会愿意接受你终生成为植物人吗?既然如此,说明我们人类并非是完全不能接受在肉体上安装机械的,目前问题仅限于在什么情况下安装,以及多大比例的机械安装率?

 

  电影《钢铁侠》,是目前人们对外置机械骨骼的极致幻想

  话题谈论到这里,已经上升到了哲学与人类伦理的高度。西方哲学史上有著名的哲学三问:“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千百年来有各行各业的能人、泰斗尝试去回答这个问题,但人类依然还没有收获一个“完美”的答案。

  其实,换一个角度,我们为什么不质疑这个问题的本身——人类为什么非得要回答这几个问题?它的出现是否阻止了人类人生更多的可能性?想象一下,假如一个人因为没有尝试过好吃的西餐,就坚信认为自己是一个中国胃,而拒接各式各样的国外美食,你是否会为Ta感到一丝遗憾呢?如今人们因为纯粹臆想出来的哲学问题,而恐惧自己拥有机械身体,是不是也算一种自我设限的“坐井观天”行为呢?

  当我们每一次问自己“为什么”时,还应该再问另一个问题:“为什么不”。动物的求生本能让我们在面临死亡时,毫不犹豫地选择改变;但相反的是这种本能在风平浪静下,会促使人类选择保守、安逸与循规蹈矩。如果人类一旦在思维上突破这种本能的限制,你就会打开一个新世界的大门。

  比如,长生不死一直是人类追求的永恒话题,褪去各种神话色彩,当今的科学技术并没有完全否决了这种可能性。相反,科学界有一种比较激进的观点认为:死亡是一种可以治愈的疾病。在这种观点下,出现一种意识永生派。

  中国盛大网络CEO陈天桥,计划斥资十亿美元研究脑部科学,期望将人类的意识上传至云端。以俄国传媒大亨伊茨科夫、日本机器工程师石黑浩赫然为首的等人,在俄国主导了一项名为“2045计划”(阿凡达计划)的永生项目。他们的终极目标,是将人类意识导入进虚拟载体,摆脱肉体限制,从而获得意识的永生。让死亡成为一种人类的选择,而不是必然的结局。

 

  伊茨科夫的“2045永生计划”

  在困境中倍受折磨的人类

  在诸多的科学界大佬中,霍金、埃隆·马斯克等人都是坚定的人工智能反对者,如果我们细究他们的反对理由,其实可以把它们总结成一句话:我们不知道计算机在想些什么!也就是说,AI因为没有动物的肉体特性,会有与肉体生物完全不一样的想法与世界观。这种不确定性让人类无法完全掌控,而失控感容易让人产生恐惧与厌恶情绪。但也这正是AI的这种特性,成为给予人类的最大礼物!

 

  马斯克公开反对人工智能技术,而倡导发展“人类智能”项目

  当下全世界的人口大约为75亿,其中有超过十亿的人每天都深受着精神疾病的折磨。根据世卫组织的保守数据显示,全世界超过四分之一的人类,在其一生中都曾经历过强烈的负面情绪困扰。仅以中国的抑郁症现状为例,中国抑郁症人数超过一亿,平均每十四人中就有一位抑郁症患者,而需要进行心理干预的人数已超过2.5亿。抑郁症患者的自杀率比一般人群高了20倍,2/3的患者曾有过自杀想法与行为,其死亡率仅次于癌症。我们知道这些人在想些什么,但我们却无法治愈它。

  人类科技发展得太迅速,而我们身体的许多基因与机能都还保持着数万年前的状态,这种现象诱发了一系列的心理困扰与精神疾病。更不用说人类还面临着八千多种无法治愈的身体疾病,而如心脑血管疾病、癌症、糖尿病等疾病,已经成为当下人类死亡的主要因素。人类为了解决这种问题,大力开展生物基因工程。可是,这种昂贵的操作是否能普及全人类,还是最终成为富人的特权?这种的不公平,所带来的社会动荡,是否会比疾病更可怕?所以,基因工程可以拯救人类,但救不了这个文明。让人类成为AI,才可能是“完美”解决这个问题的最好办法。

 

  不成为AI,我们最终会成为什么?

  如果你还对此不以为然,那就只能祭出杀手锏了。上个世纪人类最杰出的天才思想家之一,米歇尔·福柯,他提出“人类早已经灭亡了,在现代社会中,根本看不见人,只看见身体。因为我们的身体早已不是由我们自己所控制,而我们奉为真理的知识也不过是权力的影戏。”

 

  以离经叛道著称的福柯,其思想影响了现代人类社会的数十个学科

  举个例子,小时候父母为了防止我们在外面乱跑,就骗我们说城市里有吃小孩的怪物,专吃乱跑的小孩。这是一个无比荒谬的谎言,但对孩子来说,父母口中的话就是真理与权威。而父母打着“一切都是为了你好”的旗帜,把谎言替换成真理灌输给孩子,一旦谁控制了话语权,谁就可以获得权力,所以此时的“知识”就成为了权力的影戏、傀儡。而在现实社会中,权力一词经常被“安全感”、“自律”、“自我保护”等词汇所置换。

  再举一个例子,对事物进行理性思考似乎是永不过时的真理,那问题就来了:数万年前的食人族,与屠杀百万犹太人的纳粹有什么区别呢?前者的杀戮是因为愚蠢、野蛮和无知;而后者的杀戮则是充满了组织性、理论性、精确性,而这是理性思考下所得出的结果。

  同样的,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从一出生开始,所接触的知识、教育都是一个无比巨大的谎言。如同前段时间疯传的“无用阶层”与“奶嘴乐”(Tittytainment):世界上80%的人属于缺乏充足社会资源的“无用阶层”,为了防止这些人的反抗造成社会动荡,20%的“精英阶层”利用传媒技术(掌控了话语权)疯狂的输出大量的无用信息去淹没我们的思维,比如各种的明星八卦、丑闻、猎奇、争吵、肥皂剧……而这一切的背后,就是权力在行使手段控制我们的人生。

 

  “奶嘴乐”:通过输出各种无用信息,占用人们大量时间,让其在不知不觉中丧失思考的能力

  为什么粉红色是女孩子的专属颜色?为什么男性就更擅长理工科领域?为什么到了一定年纪就要结婚生子?为什么即使没有车,看到红灯还要停车等候?……生活就是一个舞台,每个人都会被分配各自的角色,你会在不知不觉中成为那个角色本身,当一个学生、当一个父亲、当一个员工……因为生活会因为你的顺从而给你好处,同时偶尔你还能摆脱权力奴隶的身份,成为权力的主人去控制别人。但归根到底,我们每个人都只不过是受权力所支配的奴隶。

 

  美国社会最臭名昭著的高智商“大学炸弹客”泰德·卡辛斯基,在1978到1995当中,他为了对抗现代科技而举行了全国性的放炸弹行动,以邮包或放置炸弹的形式造成三死23伤。图为其发表的论文

  因为这个权力体系不是依托于某一个民族、或某一个国家身上,它是寄生在整个人类对欲望的渴求上,整个体系如同癌细胞般侵入了人类文明的方方面面。而此刻的人类俨如晚期的癌症患者,倘若有人想要杀死这些癌细胞,那也就是在尝试杀死现有的人类文明。

  但当人类完全成为AI的那一刻,这一个庞大且复杂的权力体系将轰然倒地。人类的文明齿轮,将不再需要靠肉体的欲望加以驱动,“七宗罪”(天主教中人类的七原罪:「暴食」、「贪婪」、「懒惰」、「嫉妒」、「骄傲」、「愤怒」)将从世界上消失;也不再有抑郁症、焦虑症、精神分裂症,更不存在八千多种无法治愈的身体疾病……

 

  影史经典《七宗罪》

  当人类刨除了这些动物性的阻碍,还能有什么会阻拦人类团结在一起?到那个时候,实现马克思与恩格斯笔下的共产主义、无国界化,已经不再是一个神话。甚至于两千多年前,柏拉图所幻想的乌托邦《理想国》,也将在这个基础上逐步实现。当然,人类想要获得这一切,所需付出的代价一点也不少,这其中除了对未来巨大的未知,还包括人类的大部分情感。因为我们主要的情感来自于肉体性,成为AI后首先被改变的是我们对“情感”的定义,未来的“情感”不再是我们现在的“情感”。但情感,对人类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电影《银翼杀手》借片中“人造人”之口,让观众思考什么是情感?

  如今,这种对“权力”的奴性与渴望,已经深藏于我们的思维与社会体系中。因为核武器对彼此的威慑,人类社会没有再出现第三次世界大战,但这一份表面上的和平却充满了脆弱。一件难以预料的黑天鹅事件,就有可能摧毁整个世界的秩序。而在我们可以想象的范围内,将人类“机械化”,成为人工智能,是唯一可以完全解决问题的钥匙。因为任何的对权力、财富、名望的渴望,都是我们动物性中的欲望,而一个机械身体,并不存在对这些东西的渴求。

 

  黑天鹅事件<Black swan event>:指非常难以预测,且不寻常的事件,通常会引起市场连锁负面反应甚至颠覆

  如果这大胆的想法得以实现,那么一瞬间,人类积弊千年的贫富问题、政治问题、疾病问题等等都将一并消失。当然,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AI的想法与世界观是怎么样的,我们也根本无法知道此举的危险性到底是什么。但是,先解决完一个难题,再去思考另一个问题,不就是我们文明的特点吗?

  至于人类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去改变?

  因为生存本来就是残酷的,什么时候变成一件理所当然的事了。
联盟会员
合作伙伴
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