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资讯 > 查看内容

Magic Leap创始人万字专访揭露眼镜诞生的秘密,首曝谷歌壕掷5亿美元的背后

2017-12-22 17:22:18|来源: 青亭网

  Magic Leap今天正式宣布了首款硬件产品:Magic Leap One,它相信这是一款可以改变人们互动方式的产品。从外观来看,这款眼镜主要由三部分构成:Lightwear(头戴眼镜部分)、Lightpack(分体式计算单元,大小和口袋相仿)、手柄。

 

1

创立于2011年的Magic Leap一直以来显得都比较神秘,他们近几年连续从大公司手中拿到巨额融资,这也让众多科技媒体从业者和行业分析师感到困惑。在此之前,该公司仅发布了一些概念视频,展示了一些MR的创意场景,但有关具体产品和推出时间一直都未透露,甚至也让不少人产生怀疑是一场骗局。尽管如此,该公司的估值让然持续上涨,当前估值高达60亿美元。

Magic Leap的创始人RonyAbovitz是一位生物工程师,之前也是Mako Surgical外科手术机器人公司的创始人,四年前该公司以16.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了Stryke(史赛克,知名治疗器械公司)。

实际上,Magic Leap最后一次公开发言大概是在一年之前,当时他们还邀请了Wired杂志到南弗洛里达总部参观技术方面的最新进展,但跟硬件并没有太多关系。本月早些时候,Glixel(《滚石》下属游戏媒体)也收到类似了的邀请,Abovitz邀请我去参观罗德岱堡(佛罗里达州布劳沃德县的城市)的公司总部,并详细介绍了他们的第一款MR眼镜的外观、体验以及工作原理。

对于这家估值数十亿美金的神秘公司而言,这些年来工作的重点是什么,相信也是大家关注的重点。同时,作为首款硬件产品也自带流量,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谷歌、腾讯、阿里这样的大公司会对Magic Leap进行数千万美元的投资,甚至一些研究人员认为这些创新与互联网的诞生一样重要。

美国南加州理工大学创新技术研究所的MxR实验室创意总监David Nelson说,「这样的技术正在将人机交互带入一个新的时代。」

01「看起来和现实世界没有什么差别,虚拟物体就像嵌入了真实世界中一样」

我在Magic Leap公司内首次体验他们的技术是在一个舞台上,这也是该公司历来测试新技术的地方。未来,或许还会应用在主题公园或其它大型场馆中。在我长达1个小时的体验中,我只能描述一些我的想法,并不能泄露具体的IP、场景细节等。你知道,签了保密协议并不能讲太多具体的东西,甚至这些也可能是其它玩家可能永远都看不到的。

首先,一个超大版的Demo把我带入到一个科幻世界,这个场景很庞大、甚至拥有隐藏风扇、强悍的扬声器以及一系列彩色照明灯光系统,这个体验令人印象深刻。它展示出了一个主题公园如何在没有墙壁或者其它硬件设施就能演出的场景。更重要的是,它在舞台中间经过精心布置,道具充斥在整个墙壁或者地板上,看起来和现实世界没有什么差别,现实效果非常接近。此时看向周围的真实物理世界,你会发现这些东西就像嵌入了真实世界中一样,令人吃惊。

 

2

接下来,我们回到建筑物的大房间,这里面看上去像是一个居住环境,里面有沙发、桌椅、小摆件和地毯等,这个演示区让我有机会尝试了6种不同类型的场景。第一个场景是与悬浮机器人互动,这个机器人在我眼前和远处墙壁之间盘旋着,我从不同的角度向它走来走去,它在我视野中的位置依然保持不动。

他周围的世界依旧存在,虽然看上去就像是真实世界中一样,但是它和我所处的世界根本不在同一平面上。不过即便如此,当我距离机器人越近时,他的细节展现的就越丰富,而如果我离他更近时他会突然消失,或者我突然进入到机器人的内部。后来有人告诉我说,这些物体还没有设置类似真实世界中的物理界限。不过我还注意到,当我转身时机器人的声音也就随着发生旋转,环绕声效果很不错。

接下来,系统工程高级总监Sam Miller和高级技术市场经理Shanna de Luliis带我参观了另外一个场景。该场景通过三个显示屏组成,它们看起来像是巨大的平板电视或者显示器。它的位置已经被设定好,并且固定不动,但我可以和它们进行互动,甚至创建我想要的场景。就这样,三个屏幕同时显示不同的内容,我不得不转过头来看它们,而机器人却依然屹立在旁边。

在此之后,我又进入了另一个场景演示,创建了一个浮动的四面电视演示场景,每个电视都显示电视直播画面,我可以绕着它走动,观看不同的频道,所有的频道都在保持播放,无论我是否在观看它们。

在另一个地方,房间里突然显示一扇门的轮廓,里面由明亮的白光,门开了,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她走到我身边,大概距离1米左右,人物细节精细,令人印象深刻。不过,我不会把她误认为是一个真人,但是这种发光和设计让它与现实世界中相比还是怪怪的,缺少一些东西。虽然她没对我说的化有任何反应,但她确实带有例如:微笑、愤怒、厌恶等表情。同时我也注意到,当我环顾四周时,她的眼睛一直都是看向我的。据我所知,Magic Leap One中的摄像头正在提供这种数据,从而保证目光接触。

甚至有一天,这种类似于真人形式的语音主力就像如今的苹果Siri、亚马逊Alexa、Google语音助手那样方便,可以随时出现在你身边,让你仿佛身临其境。

这次活动更像是一个奇怪的想法集合,如同一个巨大的漫画一样,你可以在上面走来走去,非常神奇。

 

3

今年早些时候,我与Madefire公司员工聊天时也谈到这一点,这家公司致力于将漫画内容通过更逼真的形式展现出来。在弗洛里达州他们的办公室里,我看到了漫画书的页面漂浮在咖啡桌上,这些不同的窗口显示层叠有秩,这是一个突破性的令人惊讶的进展。

当我走到他们面前时,我可以看到悬浮在空中的图像,可以从不同角度看这些艺术作品,就像观看墙壁上的一幅画那般。当我观看的漫画场景发生了一场风暴时,我视野周围的也立刻空气充满了雷雨以及对应的声音,这种体验有着十足的沉浸感,让我难以忘却。

在另外一个场景中,他们向我展示了一个他们称之为「内容捕捉」的东西,这个团队去了一个工作室,让他们通过特殊的设备捕捉演员现场的表演,然后把他们的演员放到系统中去,这样就能在任何地方通过他们的设备来观看演员的表演。

不过,这些捕捉到的内容还是比较粗到的,例如人物的鼻子和嘴唇之间过渡明显不自然,但整体动作的流畅性和整个表现还是让人印象深刻。此外,还有人告诉我说,这些人物可以放大或缩小,甚至还能直接显示在我的手掌上。

02光场是什么?其实能追溯到19世纪?

「我把这叫做行业里的螳螂,因为它永远不会死亡,只是偶尔需要调整一下而已。」Abovitz说道。在办公室里他通过一台显示器向我展示了一台19世纪30年代的3D立体镜(直接放在眼睛前面,并通过木板遮挡其它光线)。立体镜从相同角度拍摄2张图片,每张着图案的角度稍微有些不同,然后将他们放在距离眼睛很近的距离观看,这就是最简单的3D视觉。同时,Abovitz认为这项技术已经非常成熟,甚至会让你的眼睛产生错觉以至于不能正常工作。

「所有的3D技术都来自于1838年这个时代,这对我来说有些令人不安。」 Abovitz说。这是从19世纪开始的,但它一直被重新利用,例如电影院里的红蓝眼镜。这个诞生于19世纪60年代的东西,直到21世纪依旧存在。当它重新回到大众面前时,技术还是一样的,我们还在沿用相同的想法。

 

4

19世纪30年代的技术是通过2个平面的图像,如今VR头盔同样是需要2个屏幕。Abovitz认为必须要有更好的方法,并不是简单的来改进虚拟现实,而是用更好的方式来创建图像,这些图像可以被放置在真实世界中。因此,他个人对混合现实更感兴趣,虚拟现实再现了你所看到的一切,增强现实则可以将图像嵌入到真实世界中,混合现实则是将图像添加到真实世界中,同时也让你误以为这就是真实的世界,让两者融为一体。例如,混合现实中的一匹马直到你的沙发和墙壁在哪里,因此他并不会直接穿过这些这是世界中的物理阻碍。

正如Abovitz开始研究「我们是如何被困在混合现实中,那么到底该进一步发展」。他发现在混合现实中想要知道真实世界,就必须要做两件事情。

第一就是所谓的模拟光场信号。光场基本上就是从所有光线在世界上物体的反射线的集合,当你拍摄一张照片时,你只能拍摄到非常薄弱的光场信息,然而你眼睛则能看到更多的光场信息,让你能够感受到深度信息,从运动和许多其它视觉上微妙之处。Abovitz想要了解的另外一件事就是,光场信号是如何通过眼睛进入你的大脑、视觉皮层的。「你所感知的世界实际上是建立在你的视觉皮层上」,他说,这个想法是你的视觉皮层和大脑处于一个整体,就像是一个渲染引擎,而你所看到的外部世界正在被大约100万亿神经连接渲染后才被呈现出来。

目前的想法是,大约40%的神经系统能量被用于视觉处理,当你在做一项运动时,这个比例会上升至70-80%。「实际上你就在创造视觉世界」,他说。你真的使用这个巨大的视觉信号共同创造它,我们将其称之为动态模拟光场信号。这是我们对宇宙中所有光子波前和粒子光场的总称,这就像是巨大的海洋无处不在,这是一个无限的信号,它包含了大量的信息。

创建人造光场的问题在于它是如此庞大且复杂的信息收集工作,一般很难完成,更不用说包含运动的方式了。早在2011年,Abovitz就曾试图与他在加州理工学院学习理论物理学的朋友们解决这个问题。他们提出了人类视觉系统中的图像的一种过滤器的想法,眼睛并没有看到任何东西,而是从这个大块的场地中滤出一道较薄的光线,然后将其发送至视觉皮层。他说:在这一点上,我们有自己的一套技术。

他们最终得出的结论是,视觉皮层的功能很像电脑中的图形处理器,它需要用眼睛给他的信息,从而为你感知现实世界。而且,它只需要提供一个非常稀疏的数据即可做到这一点。Abovitz说到:「也许我们所有人都已经在基因上遗传了世界的各个版本,我们所做的只是吸收稀疏变化的数据来更新这个模型,但依旧有一个持久的图像保留在原始位置。」

这似乎与人们如何生存、复制和建造房屋住所这一意义的演变有着紧密的联系,我们所有的视觉空间系统似乎都是从眼球到指尖,指尖到近距离,近距离到远处的田野。

这也意味着大脑必须获取更多信息,并在需要的时候呈现更多细节。这完全改变了Abovitz和他的团队在考虑光场问题的方式。突然之间,如果这些理论是正确的,技术不需要捕捉整个光场就能重建它,只需要专注该光场的部分信息,并通过眼睛将其反馈给视觉皮层。Abovitz称之为大脑的系统工程视图。他说,我们的想法是,如果我们能够弄清楚这个信号或它的近似值,把他编码成一个晶圆就太酷了。我们可以制造一个小晶圆,即可把数字光场信号投射出来,这才是实现起来的关键。

突然之间,Abovitz从试图解决该问题转向了需要设计解决方案。他确信,如果他们能够创造出一个能够将正确的光场传递给大脑的芯片,这就成功了,这样就能实现类似真实图像一样的效果。这个发现让他们试图摆脱现有的显示方式,而是利用了人类已具备的功能。

这里有两个核心的思想,无显示就是最好的显示。至少我们从目前看到的情况来看,他们的思路是正确的。你所想的一切都在你的外部,完全由你自己渲染,由你和你的模拟光场信号共同创造的。

「每个人都具备天生的创造力,因为每个人每天都在不断创造自己世界的化身,不断的创造你生活的世界,这个时非常令人兴奋的。」

接下来,就要一些可以证明这些理论的东西了。

03获得谷歌等5.4亿美元投资背后的秘密

Magic Leap的「你好,世界」时刻(译注:Hello World是编程里常见的初学者必学的第一行代码,这里指的是第一个重大突破)可能其他人不太能理解,但对于那个在近四年里一直在努力证明他们的理论的团队来说,这是令人欣喜的。

而且,它是一个单一的像素。

Abovitz说:「没有人会在意第一个真实的时刻,我们用操控杆,在房间里移动一个像素,只有一个像素。」就像是1970年的《乒乓》游戏那么简单,这只是一个小圆点,我们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哇,刚才我们做到了吗?」

 

5

在2014年还没有实质突破之前,Abovitz将这些早年的经历成为「在沙漠中漫游」,根本就是漫无目的的。2013年,他们开始创建第一个原型机,同时还向我展示了一个被称之为「板凳」的图片。我告诉他,这有点像是巨大的蒸汽朋克断头台,但他及时纠正了我。
他说,这更像是一个《发条橙》里的东西,你把头放在一个巨大的矩形电子器中,把你的头锁定在一个位置,你就能静静的坐在那里,等待队伍试图用信号发生器来欺骗你的大脑。

这个过程进展缓慢,非常令人沮丧。Abovitz说,他经常前往小鹰号和土星5号发射台寻求灵感。在这一点上,这个团队是由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计算机科学家、物理学家、漫画创作者等人员组成的。正如Abovitz所说,团队不断的迭代和重复他们的想法,直到最后实现。

这个点证明了这个理论,之后创新来的快很多,不久之后他们将漫画书中的角色放进了现实世界,并讨论了创建一个名为《Monster Battle》「怪物战斗」游戏的想法,这个概念可能让孩子们走进一个真正的游乐场,与巨型怪兽进行争斗。

 

6

Abovitz明确知道他最终将用于这笔创业前期的资金,要想正常流转下去,公司必须获得外部融资。同样幸运的是,像素演示以及这两个角色足以向Google和其它机构展示Magic Leap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截至2014年底,Magic Leap成功获得5.4亿美元风险投资。
他们用这些钱搬出了小小的办公室,并开始研究他们第一个可穿戴式的版本,现在公司亲切称之为「Cheesehead」。Abovitz说:「我们把光场信号发生器这个东西放在里面,加入计算机视觉的元素,然后组装起来,佩戴上就可以四处走动了。」最初的版本的原型机,重量高达几十磅,那是因为当时我们需要把运动和高端计算机视觉相结合必须做的牺牲。

Cheesehead意味着,他们可以将信号的关键元素提取到纳米结构中,并将其放置在晶圆上,已创建数字光场信号,帮助人们观看这个新的混合现实世界。这个庞大又奇怪的设备也被用于公司正处于高速成长的软件团队能够测试他们的代码。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团队继续在软件、硬件、科学和人性化的设计方面进行迭代,为了加快生产和测试周期,公司又搬迁至劳德代尔堡外的一个巨大的办公空间,并在地下室建立了一个晶圆制造厂。他说,从2014年10月到2017年12月这段期间,就是我们疯狂的冲刺阶段。

04揭秘Magic Leap One眼镜:处理器匹敌外星人,视场角远大于HoloLens?

在Magic Leap庞大的综合体地下室内,隐藏了一个整洁的办公空间,机械臂和人类合作,组装稳定的光子芯片,为公司提供技术保障。Abovitz指引我走向一个长长的水泥走廊,偶尔停在窗前指出里面的工作。

Magic Leap负责硬件和工程项目的高级副总裁Paul Greco解释说,之前整个地下空间必须拆除并重建,才能够满足他们的需求。MagicLeap的任何人都没有向我透露现场制造晶圆的具体信息。Abovitz只是说这是小巧、半透明的长方形光子晶圆,但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我会把它们理解或形容成为一种透镜。

Abovitz说:「直到目前为止,我们一直在努力发展信号的概念,然后试图发明这种信号的晶体管。」如果我们不用晶体管来移动电子,我们正在移动光子,这是一个三维纳米结构的光子信号。但我们还没有赋予他具体的名字。

他说,晶圆在3D纳米结构中的移动光子,使其能够输出非常特定的数字光场信号。那些光子晶圆最终会进入一个更大、更圆的镜头中,然后被制造成一副光滑的护目镜。第一次仔细观察完整的Magic Leap硬件是在楼上的一个僻静空间里,就像一个时装展厅。Magic Leap设备所有的组建都以类似的设计语言捆绑在一起,该公司高级副总裁Gary Natsume表示:这就像是月球表面拥有完美的圆圈斑点与灰色的风格十分匹配。

这个系统(也是第9个迭代版本)由以下三部分组成:一个头戴式眼镜、拥有长长电缆的计算单元,以及一个控制手柄。眼镜部分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护目镜,用厚厚的固定带围绕了起来,但是它足够轻巧,虽然看上去没有那么时尚,但是也比同类型的VR头盔更漂亮。例如,它圆形设计的镜片部分。Natsume说到,我们的愿望就是希望人们能够像佩戴眼镜一样,每天都戴着它。

 

7

Natsume还表示,眼镜部分的固定带采用了「crown temple」的设计语言,这其中是我们在研究如何平衡头部重量。拿到我们的眼镜后,你可以从左右后三侧分别拉开,然后自然就可以佩戴在头上。眼镜后侧拥有两根短的电缆从头戴后伸出,然后合并成一根线缆(线长大概4-5英尺,约1.2-1.5米),最后连接到Lightpack 计算单元中。Lightpack 计算单元由两个圆形装置组成,中间拥有一个用于夹戴的空隙,可夹在书包肩带或者裤兜中。
头戴眼镜将于两种尺寸,其中额头垫,鼻托,太阳穴垫都可以进行定制,以调整舒适度。在他们推出之时,公司也将为近视眼镜用户提供另外的解决方案。

控制手柄整体采用圆润的造型设计,材质应该是塑料且握感舒适,中间拥有一个圆形触控板,和按钮,它的特色是支持6DoF追踪。

Lightware和Lightpack在设计上几乎就像玩具一样,不是因为他们看上去很廉价,而是因为他们确实很轻。Abovitz表示,别看它小巧但它性能可媲美PC,并且和MacBook Pro或者Alienware外星人游戏电脑一样,拥有强悍的CPU和GPU,它配备存储模块、无线网络、以及各种电子元器件,所以等同于一个小型的折叠起来的PC。

 

8

Abovitz还说到,Lightware眼镜也可看作是一台强大的PC,它是一台能够感知世界并能及进行视觉处理器的PC,具有机器学习能力,因此能够不断的了解外部世界的情况。也就是说,这也是目前我们能做到的最轻的重量。
Lightware眼镜也内置了4个麦克风来感知周围的声音,通过视觉图像处理单元实时处理信号。同时还拥有6个外部的摄像头,太阳穴位置还内置了立体声微型扬声器。「你戴着的不是一幅简单的配有相机的眼镜,而是可用来感知世界的眼镜,它是具有意识的。」

不过,Abovitz依旧拒绝透露CPU、GPU等具体硬件规格,也没有说出具体电池容量和使用时间。同时,Abovitz表示公司除了继续优化电池外,也在进行其它的调整。当我们离开这家公司的时候,我看到一张被白纸盖起来的桌子,我问他这个桌子上藏着什么东西,他回答是下一代原型机。

在演示的办公室内,Miller问我是怎么想的,我回答:眼镜戴起来很舒服,重量轻到仿佛感觉不到我在戴着它。而计算单元被塞进我的口袋中,它的作用至关重要,但体验不是很好。控制器体验很好,声音方面表现准确且震撼,但是唯一的不足就是视场角。

就像微软的HoloLens那样,它使用不同的技术来实现混合现实,Magic Leap的Lightwear眼镜并没有提供给你一个与你眼睛类似的圆形视野。相反,Magic Leap提供的视场范围则以长方形呈现。

因为视野中漂浮在空中,所以我无法测量它,因此我把我的信用卡放在脸前,然后试着描述出它的视场角。最终,我得出这样的结论:观看空间大约是放在你你面前的VHS磁带(以前的家庭录像带)大小,不过目测依旧比HoloLens视场角大得多。

Miller表示,随着未来技术的升级,我们的硬件提供的视场角也会更大。也就是下一代产品视场角会更大,目前我们还在实验室进行这些项目。

De Luliis补充说道,开发者可以选择淡化边缘,这样图像停止时就不会被破坏,你的大脑也会自然而然地填补这些空白。

05一次恐怖游戏试验,「太可怕了,所有人不敢再进房间了」

Miller也给我展示了另外的一个演示。他走到大房间的尽头,让我启动程序,机器人乖乖的出现在远处,悬浮在Miller身边。然后Miller走向了机器人的所在位置,然后Miller整个人就消失了。不过我依旧可以看到Miller的腿从机器人的下方突出了一部分。

我的第一反应是,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后来我意识到,这是一个由Magic Leap的漏洞技术实现的虚构的场景,它让现实世界的人类变得更加模糊,不能分清楚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我的眼镜同时看到了两件事情,决定这些场景的不是工程师,但我确实忽略了Miller本人,这是Abovitz后来解释给我的。

最后,我去了一个单独的房间,这个房间演示的场景我可以详细的进行描述,并不受限制。冰岛实验摇滚乐队:Sigur Ros已经和Magic Leap默默合作,创建了一种他们称之为「soundscape」的体验。对于这个特别的演示,团队让我带上耳机,该项目的技术负责人MikeTucker告诉我,你将要看到一个名为「Tonandi」的项目,你即将看到的不是一段现场录制的音乐,而是一段可以互动的soundscape。

 

微信截图_20171221195901

Tonandi首先在你周围创造了一片树林的场景,里面漂浮和各种各样的小精灵,当我向他们挥手时,他们就创作除了一种哼唱的音乐。然后不停的在我周围环绕飞舞,随着时间的退役,各种各样的音乐就被创作出来了,我抚摸他们向它们挥手、轻拍它们,都是不同的音乐交互,各种交互创作的音乐是非常自然的。
很快,土地里的豆荚从地毯和咖啡桌上快速长出来,这些豆荚开出五颜六色的花,同时我周围也亮起五颜六色的彩灯,我只要不停的移动,音乐就不停的被创作出来。

Tonandi项目的体验过程非常轻松,并不像玩VR游戏那么累,这种将动作、虚拟场景和音乐结合起来的应用确实超出想象。Tucker说,这个项目背后使用了大量的Magic Leap的技术。并提到,我们正在为Magic Leap加入一些独特的功能,例如我们将房间进行网格划分,使用眼球追踪、手势识别等技术,这些都是输入体系的一部分。

之后在一间会议室进行午餐时,Abovitz谈到,这个团队还曾经实验过一些类似恐怖游戏的体验,但结果是「太可怕了,人们不会再进入房间内了,因为非常非常可怕,并且非常吓人。然后团队决定,先把这个放到一边」。

 

9

有更多的事情可以做,但我时间有限。我希望体验的是基于Weta Workshop的《指环王》(the Lord ofthe Rings)、《银翼杀手》(BladeRunner)2049和《雷神》(Thor:Ragnarok)等电影的幕后制作技术。

这个是由Weta新成立的WetaGameshop部门创建的游戏,这个概念是由Greg Broadmore提出的。Weta游戏工作室现有大约55名员工,皆由布Greg Broadmore领导。并表示:「我们已经为此研究了大约5年的时间。我们一直在开发与Magic Leap硬件和软件直接相关的游戏。」

Taylor认为,这款游戏将会在明年的硬件发布时面世,这是一款第一人称射击游戏。在游戏的场景中,一个机器人星球找到了一种通往地球的方法,并开始入侵地球。

玩家必须阻止他们从入口进入,并使用系统的控制器进行破坏,在玩的时候看起来像射线枪。Taylor说,当你进入游戏时,这些场景就能贴在你的客厅墙壁或卧室墙上面,你可以立刻进入机器人星球大战了。

06达利的画作,暗合了Magic Leap的未来?

Magic Leap的技术有时看起来毫不费力,以至于我们很容易低估它。某种程度上,这种技术是关键性的创新,但能感觉到它仍然没有达到预期。

Abovitz和他的团队在MagicLeap希望解决这一个基本问题——几乎每个人都发现了长时间使用任何类型的虚拟现实头显,都会造成一些不舒服的问题。Abovitz告诉我,我们的目标就是最终将特殊计算技术变成世界上许多人每天都可以使用的东西,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它必须像你的袜子和鞋子一样适合你,以保证佩戴的舒适性。

寻找一种重新创建光场的方式,意味着观赏的体验就如同环顾四周一样自然。Abovitz说,这就是Magic Leap工作的基础,我们认为这也是重要的一步。

虽然这些基础技术可以得到解决,但当我提出视场角范围有限的观点时,Abovitz提到目前公司仍在微调这些,并表示我们认为这样的视场角在Magic Leap One中式完全可行的,而且体验也很好。这也是第一款消费级的头戴眼镜,将来我们也会继续在第二代、第三代产品的迭代中改善这些。

 

10

不过,Abovitz并没有真正回答我关于技术的另一个问题,能否提供多个焦点显示。从理论上讲,一个光场应该允许你通过一个虚拟图像看到它背后真实的场景,并让更近的图像失去一些焦点。

我所体验的场景和案例并没有让我有机会来实验是否能做到这一点。所以当我问道是否提供多重焦点技术时,他在接下来的电子邮件中告诉我:「Magic Leap的Lightwear眼镜利用我们专有的数字光场技术,开发人员可以创建应用程序和体验,从而在空间中正确显示对象和角色,并允许用户自然的关注感兴趣的对象,就像现实世界中一样。」

而当我想获得更为明确的回答时,Abovitz拒绝回复此问题,理由是对这些信息暂时保密。

Abovitz认为,第一次发布的硬件是完全可行且易于使用的,这也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把这款产品命名为「Magic Leap One:创造者版」。对于Magic Leap来说,创造者包含:开发者、品牌、代理商及早期的消费者,购买第一台Mac或者第一批PC的消费者,他也会购买第一台iPod,这就是这样的群体,但它决不仅仅是一个开发工具。如果你是一个创造性的消费者,也会变得很快乐。

Abovitz也拒绝给我具体的发货日期和价格,但同时表示,毫无疑问第一个版本将会在2018年发布。至于成本,我们会有一个内部价,但还没有具体进展。产品的价格将会随着预约活动公布。

尽管没有回答一些关键问题,但是我在这里游玩了一天之后,让我对Magic Leap这家公司有了更清晰的认识,不仅仅是头戴眼镜,甚至驱动它的光场技术。而对于Magic Leap One的发布,更是该公司将多种技术整合到了一件产品中,有朝一日它会彻底改变我们所有处理技术的方式。

 

11

光场光子学,可以在现实世界中显示出一个虚假世界,可能是最明显的创新技术在展示,但还有更多。视觉感知系统正在积极的追踪你在穿越的世界,检测地面、墙面、物体等。结果就是一个眼镜,通过你看到的世界,从而创作出适当内容。

这个房间的映射也用来跟踪你放在虚拟世界里的物体,所以当你再次回到这个位置时,这些虚拟的物品依旧在那里显示出来。虽然我不知道Lightpack中内置的微型计算机的规格,但是我猜想它的性能应该足以支撑当前的视频游戏。

控制器是最直接的系统交互方式,同时也支持自家研发的手势交互,可通过是支持追踪手势和手指,该能追踪头部位置,并配备眼球追踪等。最后,这项技术不仅提供了一个光场,而且还提供了一个声场,一种能追你的运动和反应的音响,从而确保音频总是来自于物体,不管你站在哪里。

它甚至还可以传递距离和强度,这只适用于创建Magic Leap One及其Lightwear眼镜,Lgihtpack计算单元以及控制手柄等硬件和软件。明年年初,该公司还会为开发者提供SDK及其它开发工具。同时,包括Magic Leap的合作伙伴,例如:Weta、Sigur Ros、ILMxLAB、Twillo这样的公司或个体,它们正在努力创造新的体验,这些体验是任何人都能享受到的。

随着本次体验的技术,这个团队再次回到Abovitz的办公室跟我告别,Abovitz坚持送我到公司门口。Abovitz在穿过Magic Leap的走廊时,他请下了脚步,楼梯附近墙上挂着一幅孤独的画,这是SalvadorDali(萨尔瓦多•达利)的作品,名为「带有全息图和电脑的眼镜,用于观看想象中的物体(Spectacles with Holograms and Computers for Seeing Imagined Objects)」。Abovitz认为,这幅画代表了他们在重新创造光场时所做的工作,他指出了一些相似之处,例如画中像数学一样的涂鸦、眼镜、一个视场的插图,以及一个似乎是照亮了视觉皮层的东西。

 

12

在我看来,画中描述出的是大脑正在吸收和处理来自于视觉皮层的东西,Abovitz则看到了相反的景象:电脑生成的图像被注入大脑,然后投射到用户的世界。

这是达利的「魔法之跃(Magic Leap)」,这是超现实主义者眼中的魔幻现实。

联盟会员
合作伙伴
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