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资讯 > 查看内容

为什么关闭Oculus Story Studio对VR电影工作者是好事

2017-05-08 10:20:37|来源: 映维网

Oculus宣布正式关闭内部VR影视工作室Story Studio。伴随着工作室的关闭,Oculus还表示他们正投资5000万美元开发VR体验。这揭示了该公司关闭Story Studio的一个主要原因。


《Henry》是首部斩获艾美奖的VR作品。

Oculus最初在2015年初成立了内部工作室Story Studio,其使命是探索VR影视领域,并且鼓励世界将VR看作是新的叙事媒介。

在2015年初,Story Studio的使命很有意义。当时的创意领域很大程度上仍在探索VR这一概念,在思考制作VR影视内容所带来的新挑战。

时任Oculus执行总监布伦丹·艾瑞比在当时表示:“我们最初向好莱坞展示(Oculus Rift)的时候,他们的问题是‘我们应该如何开始?’…我们回答说‘你们可以利用诸如Unity或Unreal这样的游戏工具,然后你开始创作’,但这对(电影创意人士)并不常见。”


《Lost》是Story Studio推出的首部VR短片。

就这样,Oculus Story Studio慢慢向好莱坞展示了游戏开发者早已经意识到的东西:VR可以改变媒介的面貌。这家工作室的短片《Lost》、《Henry》和《Dear Angelica》都是一种开胃菜,让电影社区了解VR所能实现的沉浸式叙事潜能。对这一目的来说,其作品是十分优秀的demo,但实际上缺乏能抓住观众的必要叙述。

现在,两年又四个月已经过去,我们可以说Oculus Story Studio完成了他们的使命:让电影工作者意识到如果不至少思考一下VR将如何改变故事叙述,那他们将有可能被认为“落后于潮流”。沉浸式内容已经成为圣丹斯和翠贝卡等主要电影节日的关键一环,而越来越多著名的好莱坞工作室和导演在开始试水VR。可以看出,趋势正在持续形成。

在Story Studio的关闭公告上显示:“《Lost》、《Henry》、《Dear Angelica》和《Quill》为今天的VR故事叙述建立了基础。Story Studio团队是VR发展的先驱者…”

因此,Facebook明智地关闭了这个工作室,将其作为Oculus内部重组的一部分。在过去几个月里,我们看到创始人帕尔默·拉奇离开了公司;前执行总监布伦丹·艾瑞比转而负责新成立的PC VR部门;以及雨果·巴拉出任Oculus的最新负责人…

Oculus表示他们将会投资5000万美元来开发VR内容,其中2500万美元专门用于支持第三方创作者开发“实验性的非游戏VR内容”。

Oculus继续说道:“我们以同样的方式投资了第三方游戏开发者。他们为RiftGear VR制作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内容,我们将会为第三方创意人士分配更多的资源,帮助他们构建VR故事内容库。”


《Dear Angelica》是Story Studio的第三部作品,VR绘画应用《Quill》正是因为这部内容而诞生。

“使命达成”可以让Story Studio的所有成员自豪地离开,但这并不是Oculus关闭工作室的唯一理由。另一个原因是由于Oculus与外部工作室的尴尬关系,因为他们都希望在VR影视领域建立起真正的业务。

Within、Baobab、Penrose、Felix & Paul等工作室都已经完成了可观的融资金额,并成长为VR影视领域的重要力量。这些工作室已经可以在圣丹斯和翠贝卡等大型电影节上与Oculus Story Studio“平起平坐”,同时最终都在为有限的关注而相互竞争。

但因为Oculus拥有一个主要的VR分发平台,他们可以给予Story Studio的作品更多曝光度,比如大量的公关,甚至是在平台上安排更显眼的位置:如果你希望与外部创作者建立良好的关系,并让他们帮助发展平台,这不是一种理想的关系。

你也可以想象Oculus在内部决策上会有多么艰难:如果Oculus的最终目标是打造一个可持续发展的VR内容生态系统,但又不去支持可以真正推动Oculus平台蓬勃发展的第三方创作者,而是对内部工作室进行资助并免费发行极具竞争性的内容,那他们又会怎么看待这个平台呢?

诚然,Story Studio推出过十分高质量的内容,帮助电影领域意识到VR影视的潜力,但如果退后一步去思考Oculus的整体目标(成为平台和硬件厂商,而非内容工作室),那你就会发现Oculus关闭Story Studio,并转而支持外部工作室的决定更为合理。这一举措可以帮助Oculus专注于自己的优先重点,并且告诉外部VR影视工作室:我们致力于帮助你们,而非与你们进行竞争。

联盟会员
合作伙伴
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