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资讯 > 查看内容

美联社的VR之路:技术与内容的升级联姻

2017-03-23 14:51:26|来源: VR日报

导语:当vr技术席卷全球,新闻媒体也就不可避免地融入虚拟现实的潮流之中,在新闻生产领域,沉浸式新闻开始崭露头角。随着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媒体是会凭借高质量的“沉浸式新闻”抢占新闻市场稀缺的注意力资源,还是会本末倒置,开始尊奉技术至上?今天邀你一起踏上世界第一通讯社——美联社的VR之路。

timg (1).jpg

2016年,虚拟现实技术风靡一时,作为世界通讯界的老大哥,美国联合通讯社(Associated Press,下称美联社)也不甘其后,美联社一年多以来陆续发布了20多部虚拟现实短片及360度全景视频,主题涵盖社会各方面。“每一个新的出版技术都在重塑我们感受信息的方式。如今的虚拟现实能让我们沉浸于故事中,这让我们看到了下一代变革的希望。”美联社交互与数字新闻生产总监Paul Cheung如是说。

与前段时间美联社宣布使用机器人写作一样,Paul Cheung认为,vr技术也将带来新的一场新闻革命,VR能利用最新的图形技术来为新闻和纪录片的内容构建逼真的虚拟现实环境,能让读者如身临其境,对新闻当事人感同身受,“如果用户能沉浸在故事当中,对新闻有更多的理解和同情,也就能更深地把握新闻的精髓。”

美联社的VR之路

美联社成立于1848年,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新闻通讯社,美联社是美国乃至世界新闻业的典型代表和标杆。美联社之所以犹如常春藤般经久不衰,与其锐意创新、紧跟潮流的企业文化密不可分。1875年,美联社建立第一个租借永久性的新闻电报线路;1980年第一个用卫星发送新闻;1994年第一个用数码相机武装自己的摄影记者;1995年建立互联网服务部;1999年组建美联社电视服务部;2006年3月进军网络视频新闻;2008年推出“移动新闻网”;2011年着手于互动新闻创新;2014年开启机器写作;2015年争夺直播阵地。

2015年7月,美联社在Oculus商店中上架一款名为“顶尖生活”(the suit life)的应用,初试虚拟现实。与《纽约时报》用虚拟现实来记录新闻不同,美联社的“顶尖生活”主要是为用户提供一种豪华体验。2016年2月,美联社与芯片制造商AMD建立合作关系,正式开启vr技术在新闻报道领域的应用。一年多以来,美联社陆续发布了20多部虚拟现实短片及360度全景视频,主题多元。从法国尼斯突发的恐怖袭击,到巴西里约的奥运盛会;从高级酒店公寓中的奢华生活,到治疗阿尔茨海默病的科学技术,美联社致力于通过虚拟现实将观众置身于故事情节之中。

当美联社最初制作虚拟现实以及360度全景视频时,他们依旧采用了一种类似于纪录片的冗长方式进行制作,某些视频的时长甚至会达到6分钟。显然,大多数用户会在视频还未结束时提前关闭窗口。但在随后的里约奥约会报道中,美联社及时做出了调整,压缩了视频时长,因为他们发现短视频在社交媒体上的传播效果更好。Paul 如此说道,“我们会谨慎看待每一个新技术,以确保它符合美联社的最高编辑标准。”

虚拟现实,是预示还是泡沫?

在电影《黑客帝国》中,墨菲斯向男主角尼欧展示的真实世界是这样的:大地只剩下战争后留下的灰烬,天空被乌云遮挡,而人类被装在“电池”里给机器提供能量,其意识则被传输到一个叫做“母体”(Matrix)的虚拟世界中过着正常人的生活。这虽然只是科幻,但导演沃卓斯基却向观众展示了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人类有可能将自己的所有感知和思维上传到电脑程序中,而其视觉、听觉和其它感觉都是由电脑程序通过传感器发出的。这就是虚拟现实。

广义的虚拟现实,在远古时期,当人类的祖先用手势和同伴交流时便已出现;但狭义的虚拟现实则是指利用计算机模拟出一个三维的虚拟世界,并为用户提供视、听、触等感觉的模拟信号的技术。当vr技术被运用于新闻领域,产生“VR+新闻”的传媒文化产品便可以称为虚拟现实新闻。

其实,在美联社之前,就已经有多家媒体开始接触虚拟现实新闻。2015年11月,《纽约时报》与谷歌合作推出虚拟现实项目"NYT-VR",并推出《纽约时报》第一个虚拟现实新闻作品——《流离失所》;美国广播公司(ABC)也推出了自己的虚拟现实报道《叙利亚之旅》;无独有偶,《华盛顿邮报》的视频团队也加入了VR大军。VR之所以广受媒体的青睐,与它“再现场景、渲染、沉浸”的体验密不可分。如今有更多的媒体试水虚拟现实,这是VR未来良好前景的预示,还是又一次众人追捧的泡沫与狂热?

困境与选择

虚拟现实这一概念不仅仅局限于技术层面,它可以为新闻生产带来的最大改变是增加沉浸感的建构。但在“实战”过程中,VR也遇到了现实瓶颈,如新闻价值降低、视觉眩晕严重、制作成本高昂等。

另外,vr技术并非适用于所有追求视觉盛宴的新闻。如一场维密秀,最吸引眼球的自然是T台上的靓丽女郎,有谁愿意环顾四周去看数不清的摄像头和一群痴迷的男人呢?媒体需要做的是深入思考如何为用户打造一个真正的沉浸式体验。

展望未来,Paul Cheung清楚虚拟现实还面临着诸多挑战,如聘请专业技术人才、为用户打造真正的虚拟现实体验,以及如何让观众可以与视频中的对象进行交互并在空间中自由移动等。他指出,“我们很快意识到,虽然虚拟现实视频很有意思,但使用360度全景视频的效果更好,因为用户不需要再去购买昂贵的设备。”

Erwin Penland 广告公司高级副总裁及创意总监Curtis Rose认为,随着社交媒体等渠道的拓展,相应的传播壁垒正在逐渐被打破,更多的观众可以体验到这种沉浸感。但媒体也需要注意不能过分应用虚拟现实和360度全景视频。他提出,“关键是要将其作为一种辅助报道手段,而且不能向观众提供过多的信息。这是一种微妙的平衡关系,整个媒体行业在使用这种技术的时候需要更加谨慎专注。”

美联社在技术应用与内容生产之间又该怎样权衡?Paul的回应或许能给我们一个答案,“我们必须清楚自己正在做什么,问问我们自己,是否将新闻准则与新闻伦理,同样带入到了虚拟现实的世界之中。”

联盟会员
合作伙伴
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