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资讯 > 查看内容

猎头出没,高层挖角激烈,对VR行业是好是坏?

2017-02-20 13:54:55|来源: VR日报

虽然才过了情人节,但是各大公司高管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一波又一波的分手,寻求下一程的合适伴侣。

这两个月期间频繁的高层变动包括Oculus、HTC、谷歌、Jaunt等等公司,涉及到VR硬件、内容开发以及主题公园等等细分领域,那么这些关注不同细分领域公司之间高层的流动又预示着什么?

这边跳完那边挖

首先我们做了一张各大公司跳槽挖角的表格:

年前最大的一起人事变动新闻,可能就是小米高级副总裁雨果巴拉离职加入Oculus。雨果巴拉在2013年的时候加入小米,负责小米的国际业务扩展,以及和谷歌安卓的战略合作。离开小米后,雨果巴拉立刻被扎克伯格邀请,来到Oculus,负责Facebook的所有VR业务,担任Oculus VR的CEO。

这桩还算轰动的跳槽新闻拉开了VR行业的高层变动大幕。

1月底的时候,前三星美国研究院总监Eunseok Park(朴垠锡博士)加入uSens凌感,担任公司副总裁及美国总经理。凌感是一家专注于手势识别VR创业公司。而Eunseok Park在三星期间和诸多研究机构有合作关系,官方表示他将负责产品技术开发以及业务扩展方面。

同样是一月份,前HTC设计副总监Claude Zellweger在Twitter上透露说他将加盟谷歌VR团队。Claude 在HTC的时候参与了HTC Vive头显的设计,加入到谷歌之后具体做什么并没有透露。镁客网推测很有可能会负责谷歌新一代VR头显的设计。

到了二月份,Jaunt成了高层变动的主角。这家已经获得超过一亿美元融资的VR公司,主要为专业的VR内容制作者提供完整的VR影视制作解决方案。

他们从流媒体分发平台Hulu挖来了Jean-Paul Colaco担任其第一个首席营收官,负责提升公司的营收业绩,实现VR内容的商业化。

这边刚刚挖来视频平台的高管,最近Jaunt洛杉矶工作室的总裁Cliff Plumer,又被国外一家以VR主题乐园闻名的公司The Void挖去,担任The Void新一任CEO。

 就在情人节前夕,位于硅谷的AR公司Meta宣布,前英伟达高级研究主管Kari Pulli已加入他们,担任CTO。Kari Pulli负责Meta的技术研发包括计算机视觉、软件、显示器、硬件,以及系统的整体架构。而Meta 生产的AR头显则被称为是HoloLens的有力竞争产品。

高层变动背后:VR行业缺人才和技术,以及对商业化的渴望

比对2016年,不得不承认2017年的VR行业似乎是要冷清很多。但是回看VR行业内这些频繁的高层变动,也折射出VR行业背后,公司之间暗流涌动,积累新的发展力量,准备蓄势待发。

首先,人才和技术一直是各大公司追逐的香饽饽。在VR行业趋于冷静之后,很多问题都逐渐浮现出来,这种时候人才和技术显的更加紧缺。而且现在的VR公司非常青睐那些拥有跨行业经验的高级人才,这些人或者是像雨果巴拉一样,在移动手机领域有丰富的技术和业务扩展经验,或者像Kari Pulli,在和VR关键技术相关的大公司拥有深厚的专业研究知识。

其次,职位的变动也反映出VR公司正在积极探索产品或者业务发展的商业化。

以Hulu跳槽的Colaco为例,他在Hulu的时候,主要负责的就是公司的广告业务。Jaunt把他挖来,自然也是从公司的盈利模式发展以及业绩提升角度考虑的。对于Jaunt而言,向Amazon、Netflix 、YouTube以及Hulu等视频平台授权许可VR内容分发,才可以将内容真正输向消费者,为商业化提供发展机会。

再就是经历过几年的发展之后,很多业内人士对于未来VR应用发展前景的看法出现了分歧。

不像一般的人事变动,这些高层的跳槽背后,代表的可能是某个技术或者业务团队,他们为新公司带来的是一股新鲜的血液,是对新公司现有技术或者产品的一种补充和完善。同时,也代表着他们对于VR未来发展方向的新看法,或许雨果巴拉会觉得未来移动VR是发展大势,而Cliff Plumer则看重VR线下娱乐体验会比单纯的VR视频内容前景会更好。

无论如何,频繁的高层变动也给大家打了一剂镇定剂,这些高端人才都在VR行业内不断寻求新的发展方向,这也间接告诉我们VR行业仍然是那个正在“发光发热”的新兴产业。

联盟会员
合作伙伴
公众平台